徐州新闻网

usdt不用实名买卖(www.caibao.it):康有为的墨西哥往事

来源:徐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1-01-28 浏览次数:

USDT自动充值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戊戌变法失败后,康有为亡命海外,游历大半个天下。诸国之中,他对墨西哥青睐有加,既留意于在此投资赢利,又艳羡总统波菲里奥·迪亚斯的大权在握。孰料,就在辛亥前夕,墨西哥也发作了一场深刻社会革命,康氏的商业蓝图烟消云散,只能在政论文章里频仍评述墨西哥成败,以资中国革命之参考。

康有为

谒见大总统

1907年6月29日,康有为在夏宫拜谒了羡慕已久的墨西哥总统波菲里奥·迪亚斯。彼时,迪亚斯掌权三十余年,一定水平上让国家摆脱了美墨战争之后失地千里的阴影,也断绝了欧洲天子卷土重来的执念。他对内重用“科学家派”幕僚,兴建工厂与铁路,对外交好美国,以重利吸引投资。外资与外商的涌入,严重危害了墨西哥中下层的生存空间,民怨四起。但在康有为看来,迪亚斯纵横捭阖于政治舞台,在大国夹缝里周旋自若,堪称贤君明主的典型。

故而,两人握手致意事后,康有为半是敬仰半是捧场地说道:“墨国乱四百年,至总统乃戡定而久安长治之,今人民乐业,门路开拓,政治修明。吾闻墨国人才以总统为第一,我极仰慕,故我今日以得见为欣幸。”康有为早有造访之意,简直不假,一年之前他就曾求见,《墨西哥先驱报》还予以报道,惋惜未能成行。

此番得偿所愿,他自然不惜溢美之词,接着吹嘘道:“天下论今之治国者,有德帝威廉及墨总统为最。以吾观之,德帝虽英武不外守成耳,若总统起自平民,手定祸乱,创开河山,武功文治,并为第一,而贻墨国共和千载之安乐文明。中南美虽有民主,而乱争相继,无能治定者。美法民主不久任,亦非创定大功。故今天下治国者,文武乐成,以总统为第一英雄。”此语一出,想必迪亚斯也会心头一惊。恭维之词的背后,康有为对墨西哥的繁荣假象实在心知肚明。《游墨西哥》七律诗序有云:“贯其南北,母山为背,左右斜落为平原,地瘠苦,二千里不生草木。税重民贫,天寒皆无衣褐,以毡贯颈,汽车巾人备五色,亦诡奇之观矣,风化杂沓皆守旧也。”不外,从日后文字推断,康有为确信,墨西哥贫弱动荡,只有迪亚斯才气驾驭人民。迪亚斯的零星回应里,不乏外交辞令:“吾墨之治,惟以顺民心为主,大哉言乎”,“为政者在使民信之。某某国治之未善,以民未信其政府耳”。回顾历史,此言略显取笑,当此之时迪亚斯久居高位,众怨沸腾,已然失了民心,三年之后马德罗等各派革命者揭竿而起,他的统治就轰然崩塌,自己亡命欧洲,落得客死他乡的了局。

外交辞令之外,迪亚斯也嘉许了康有为作为变化者的勇气,赞美道:“君变法艰险,英国以兵船载出,此天之祐志士,以祐中国,必有乐成也。”李提摩太以英国兵船营救康有为之事,果真传入了墨西哥总统的耳朵里?后世读者只能姑妄信之。康有为倒是一向自我标榜,回覆道:“吾那时冒险变法,身经万死,不意今日。中国今日悉行吾旧法,居然能变法自强,吾虽不归国,亦不意中国能若此,亦复顾而乐之,与总统同可掀髯欢笑耳。”清廷预备立宪,确实有百日维新之功,但“悉行吾旧法”,徒为自矜而已。

康有为此行,自有所求。然而,当迪亚斯问起来墨缘由,他却托言撰写墨西哥历史。对于著史一事,《康有为全集》收录的《谒墨西哥总统对问记》与《万木草堂文集》所录诗作《谒墨总统爹亚士于其避暑行宫》略有不同。诗作里,总统似乎与康有为探讨了墨西哥古史,辞曰:“询我墨种所自由,答从鲜卑夏种留。甘渣甲(堪察加)峡昔未拆,丫拉士驾(阿拉斯加)频索求。避寒遵海渐南下,墨秘腴暖田宅悠。中华宫坛有遗迹,沃架丹(尤卡坦)宫可以搜。”康有为信赖,鲜卑人自冰封陆桥迁徙至美洲,成为印第安人祖先,在一首1906年的诗序里,他也提到:“墨西哥人种出自谁何?今欧尤物皆无定据。吾游蔑罅,睹古王宫庙,皆五百年前物,似吾北方庙式:红墙层门,如见祖国。其石刻物,与西伯利博物院中物皆同,乃知确自鲜卑传来也。”只是,康有为可曾将这一看法见告迪亚斯,今人不得而知。

随后的对话,康有为刚刚道出真正目的,他所求之事,在于投资与移民。为此,他又奉承了几句:“惟墨国以民主共和之体,略兼专制而行之,此真地球独一之政体,古所无也,用能长治久安。”旋即话锋一转,说道:“今各商人皆乐委巨资于墨,吾华人今亦开银行买地于此,信总统也。”迪亚斯示意迎接,声言将会全力珍爱,康氏吃下一颗定心丸,趁势开启了移民的话题:“墨地新辟而土膏腴,惜地广民稀,若能移民增籍,则地日辟而国势日盛矣。”迪亚斯总统的回覆颇为耐人寻味:“吾甚乐贵国人来物殖,但有资源者益佳耳。”20世纪初,美洲各国佣工趋于饱和,不再热衷引进左券华工,转而招纳华商。康有为曾将墨西哥视为疏解中国人地矛盾的理想国家,但实地考察和总统回覆都让他意识到,数十年前苦力商业时代已经远去,墨西哥人更看重资源游戏,也不再坚持,于是请辞而归。

执掌墨西哥三十余年的波菲里奥·迪亚斯总统

投资与惨剧

康有为之所以三番两次求见,最主要原因莫过于他在墨西哥绘制的商业蓝图。他希望依附对地产、银行、电车等行业的投资获取暴利,支持自己周游列国的吃穿用度和保皇会的一样平常运转。

早在面见迪亚斯总统的一年半之前,他就已经在私人信函里展望宏图了。在1905年12月26日致万木草堂学生、保皇会洛杉矶分会会长谭张孝的信函里,康有为对墨西哥投资的盲目乐观毫不掩饰地流诸笔端。他先是憧憬了银砖转运营业,写道:“墨中有一大利,今乃查出,以银砖运还中国,每元赚十八先,则有百万本,每水可赚十八万,一年九水,可赚数百万矣。”这一念头,也许源自于他对墨西哥鹰洋的认知。鹰洋是墨西哥自力之后刊行的银元,成色上佳,大量流入中国,在华南尤为常见,时常充当民间商业的流通钱币。墨西哥所产之银名声在外,百余年间商人趋之若鹜,生怕不会让康有为抢占先机,他在厥后的信件里也很少提及这一桩生意。

在统一封书信里,他还筹划了另一桩投资,那就是进军银行业:“墨中办银行最相宜。入章之先,缴二成现银存官库;开张之后,须有三分之一存夹万,而二成亦发还。其发银纸三倍于其本,盖新国欲开利源,故如此之优也,各国皆无之矣。”确实,此举是迪亚斯为吸引外资推出的优惠政策,考虑到墨西哥不算稳固的经济,虽则利润丰盛,却着实有不小的风险。或许出于太过自信,康有为刻意铤而走险:“若有鼎力,能有二三十万本,则可作百万之银行,可领三百万之银纸。长袖善舞,大利无限。以我会之大,岂此三十万不能筹耶?”重点就在“长袖善舞”,康有为在美洲发动华侨捐助,劝服门生故旧效命,甚至拜谒墨西哥总统,社会活动能力可谓一流,他信赖筹款并非难事,于是动身前往墨西哥,物色相宜都会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1906年3月,康有为在华商推荐之下,看中了北部重镇托雷翁。这个都会,恰在墨西哥两大铁路线的交汇处,临河产棉,又是颇有潜力的矿区。康有为志得意满,在此作诗自娱:“亚非西欧倦游余,息辙燃灯事著书。莱苑高斋三月卧,逍遥游亦作吾庐。”莱苑,或曰菜苑,华人之谓托雷翁也。他小试牛刀,在房地产行业发了一笔小财:“吾买地二千九,一日而售得三千七。又买一地二千一,今又有还三千者矣。吾今以保会合于商会,做此银行(已买地四万元),或美保会得所赢以还旧而养学者也。”赢利数千,就打起了价值百万的主意。不久,他组建华墨银行,令谭张孝等人恶补金融知识,接手一样平常谋划。在纽约保皇党总部集会上,他宣布将在美国与加拿大开设分行,初始设计是刊行160万美金银行股,已有半数被认购。

随后,康氏一气呵成,又盘算起了电车公司,他想法弄到了一份政府允许,获准修筑新的电车线路。好景不长,托雷翁生意扩张过快,引发了资金的严重欠缺。1906年底,康有为就在通信里叹息:“为电车路事无从筹大款,忧不可言!”地产、银行、电车利润可观,但都是投资大、回款慢的行业,没有雄厚资源,恐难支持。况且,保皇会还在芝加哥开设了琼彩楼中餐馆,分流了本已不多的资金,加之康家老小公账私用,让打理财政的谭张孝左支右绌,效果康有为却将谋划不善一股脑归咎于他,两人反目成仇,保皇会也因之趋近支离破碎。

不外,康有为之前的威望和托雷翁的便利条件,照样吸引不少华人移居此地。一如美洲各地,他们投身杂货铺、食品店、洗衣房和宾馆行业,在许多涉及民生的领域占有了优势职位。墨西哥革命前夕,城内共有七百余华人,在当地人看来,康有为等中国富人加入利润丰盛的工商业,其他华人则垄断了关乎生计的小商业,他们一道挤压了墨西哥人的生存空间。1911年,革命四起,迪亚斯退位,墨西哥陷入近似无政府的乱局,排华浪潮趁势汹涌。5月,马德罗麾下的革命军攻入托雷翁,蓄谋已久的暴民睁开屠杀和抢掠,303人惨死,其中大部分是华人,另有一些被误作华人的日本人。目击者称,华人手无寸铁,被屠戮于市井、店肆与贮藏室之中,人头与断肢残骸随处可见。

托雷翁大屠杀,彻底令康有为在墨西哥的投资血本无归。此前,由于电车迟迟不能开通,他购置的土地被政府收回。此番灾难,让银行与房产也打了水漂。事后的财产损失单里,华人共计向墨西哥索赔85万比索,但由于十余年间,中墨两国都在内乱泥潭里无法自拔,赔偿最终不了了之。

1911年5月冲入托雷翁城的革命军

革命参照物

1910年发作的墨西哥革命与1911年发作的辛亥革命,可谓隔洋相望的一对平行革命。《东方杂志》等报刊的追踪报道,使得国人对墨西哥乱象略知一二,康有为在辛亥之后的政论文章里,也愈加频仍援引墨西哥为例,证实自己的主张。

康有为之论墨西哥,在于捍卫孔教,在于否决共和。1912年撰写的两篇《孔教会序》里,康有为划分提及墨西哥,皆作为反面典型:“夫耶路撒冷虽亡,而犹太人流离异国,犹保其教,至今二千年,教存而人种得以特存;印度虽亡,而婆罗门能坚守其教,以待后兴焉。若墨西哥之亡也,教养文字并灭,今人种虽存,而所诵皆班(西班牙)文,所行皆班化,所慕皆班人之俊杰,则墨人种面目虽有存乎,然心魂已非,实则全灭也。”又云:“呜呼!耗矣哀哉,灭绝无余者,墨西哥也,为班所灭,并其古文字图画灭之。今墨人面目,虽为墨之遗黎耶,而所述之圣哲俊杰、往训遗徽,皆班人之圣哲俊杰也,则是全灭也。故灭国不足计,若灭教乎,则举其国数千年之圣哲俊杰遗训往行而尽灭之,所祖述者,皆谓他人父也,是与灭种同其惨祸焉。”抛开捍卫孔教的态度,此说不无道理,今后十余年里,萨穆埃尔·拉莫斯和何塞·巴斯孔塞洛斯等墨西哥哲学家,先后呼吁消除文化自卑感,追索墨西哥人的文化特征,在思想界掀起一股寻根浪潮。

在另一块阵地上,墨西哥充作向共和开火的炮弹。1904年的《物质救国论》就显露了这一倾向,康有为写道:“吾一入墨西哥境,满目冷落,居人如鸠如豕,野蛮之象有如马驴。此岂非共和、自由之政哉?以物质未兴故也。”1911年,他又旌旗鲜明地否决共和制,《致党内公启》云:“窃见中南美各国,皆师美国而立总统,遂致乱也。墨西哥也,秘鲁也,位亚基也,巴挐马也,掘地马来也,每争总统,两党陈兵,死国民过半。墨西哥自主总统共和后,乱三百年;若今年争乱,至今仍未已。墨百年来,失地于美者几万里,自新藟以东皆故墨地也。”而在1917年著名的《共和平议》里,他又多次以墨西哥举例,甚至现身说法:“吾身亲经墨西哥、爹亚士(迪亚斯)之事,故以谓中国即有人才,即有雄杰而行民主之法,亦不能救中国之危,且徒以乱共和之法而已。且爹亚士全心全意,以身殉墨,虽专制也,亦未尝称君主也,心术亦至纯矣。夫无人才、无人心固不可救中国,然有人才、有人心,中国今亦无用之,故仍泥守民主之制,则救中国之道已穷。”陈独秀针锋相对,撰文揶揄道,“康氏不知共和国行政首长不贵有雄杰也”,他指出,迪亚斯总统以共和之名行专制之实,是祸乱泉源,一语戳中康氏的逻辑破绽。

画作里的墨西哥革命

由今观之,陈独秀反驳康有为,是始于1915年国体之争的一部分。在那场名载近代中国史册的论争里,墨西哥成为双方都时常提起的典型案例。担任袁世凯政治照料、为复辟张目的古德诺博士将墨西哥的动乱归咎于国体变化,着力描绘迪亚斯失政后的乱局:“墨西哥近年之事,在中美南美各国业已数见不鲜,盖共和制不合于其国政治经济之状态者,必有如是之效果也。爹亚士为军界之首脑,独握政权。当其为大总统时,政治问题似已解决。然爹亚士既末,厉行教育,且禁压人民,不使介入政事。及年将衰迈,权力渐杀,革命之旌旗既张,爹亚士遂尽失其职权。自爹亚士失政后,军队首长纷纷构兵,海内骚骚,至今未艾。”

杨度、孙毓筠、刘师培、严复等人提议筹安会,主张以墨西哥等国革命为警惕,易共和为君主立宪。《筹安会提议之宣言》提出以墨西哥为前车之鉴:“自爹亚士逊位之后,干戈迄无宁岁。各党党魁佣兵互竞,胜则据土,败则焚城。抢掠屠戮,无所不至。卒至五总统并立,陷国家于无政府之惨象。我国为东方新造之共和国家,以彼例我,岂非前车之鉴乎?”杨度宣扬,坚持共和则富国无望,辩道:“战乱愈多,工商愈困。实业不振,富从何来?墨西哥亦共和国也,事件频仍,未闻其富,盖其水平与中国同,皆非法、美可比。”

针对古德诺、杨度等人以墨西哥为共和致乱的托辞,共和制的拥护者们纷纷撰文反驳,最著名者当推梁启超的《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》一文。梁启超反驳道,正是共和制的外衣延缓了迪亚斯统治的溃逃,言曰:“爹亚士假共和之名,行专制之实,在职三十年,不务培育国本,惟汲汲为固位之计,拥兵自卫,以挟制其民。又虑军队之骄横,常挑间之,使相互反目,以遂己之操作。摧锄异己,惟力是视。其对于爱国之士,或行贿以变其节,或暗算以戕其生。又好铺张门面,用财如泥,外则广借外债,内则横征暴敛,以致民穷财尽,无可控诉……由爹氏之道以长国家,幸而托于共和之名,犹得窃据三十年。易以君主,恐其亡更早矣。”

谷钟秀将墨西哥之乱归为迪亚斯而非共和政体:“墨西哥之所以乱,皆由爹亚士垄断总统之位三十余年,专横造孽,使异派政治势力毫无生长余地之故,则政治之窳败非国体之咎也。”张效敏亦与之呼应:“竞争总统之祸,其最烈者,莫如墨西哥,此今之赞成帝制者最强之凭据也。然试问墨西哥竞争总统之祸,由总统专制而来乎?由民主立宪而来乎?有天下知识者所同知,无待烦言而决。共和维持会宣言书中已详言之,更无容再述。”在国体之争及厥后帝制复辟时代,康有为否决袁世凯,但他也不赞同共和,被看成攻击标靶,也不新鲜。

国体之争,虽未解决昔时中国面临的难题,但至少加深了知识界对君主制与共和制得失的熟悉。生怕令康有为始料未及的是,他的移民与投资大计最终落空,墨西哥却成为国人频频讨论的政治案例,扮演了革命参照物的主要角色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